文章标签 » Dolphinhotel

特别访问-小珊珊

今天是第二次和小珊会面。 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自我介绍是这样的。 “你好,我姓辛,辛苦的‘辛’。” 然后一脸很辛苦的样子望着我。 当我得知小珊比我小10岁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已不再青春。 仿佛瞬间沦为大叔。。。 “你好,我姓王。倒过来写还是王的那个‘王’。”

【关联文章】

四角大辅的极简术

四角大辅 | Daisuke Yosumi

(创业艺术家、作家)

为了寻求另类生活方式,在新西兰的湖边森林过着半自给自足的生活。 在大自然(新西兰)与都市(东京)之间往复,独立创作人。 户外生活,NPO,IT,形象大使,IT等多领域有着活动。《朝日新闻》,环保杂志《SOTOKOTO》,登山杂志《PEAKS》,户外杂志《Field Life》,(东日本大地震)复兴支援杂志《Kagalibi》等媒体均有专栏。 上智大学非常任讲师,在多所大学开设【生活方式设计】讲座。办有网络线上沙龙【Life is Art】。著书『自由であり続けるために 20代で捨てるべき50のこと』(中文译版《极简术》)等。官网:4dsk.co

社会的各色讯息情报,大量的过剩生产消费,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界限,世界上充斥着很多并不必要的东西。 为了得到真正的自由,判断什么才是人生中真正需要的,什么是可以舍弃的时代到了。

四角大辅的这本《极简术》(原著名: 『自由であり続けるために 20代で捨てるべき50のこと)论述了20岁一代年轻人不应该在生活中迷失自我,为了自由的人生和保持个性,列出了50条可以舍弃的东西。其中包含物质与金钱相关的内容,也包括了工作与生活的信息。此处筛选一些典型内容,介绍一下。

Shutterstock 1858737501

01.

扔掉碍眼的“噪点”

就连最细小的碍眼的东西也不要容忍。 “有空的时候再收拾”→“现在马上就收拾”

02.

扔掉不用的东西

和物品告别,和过去的自己告别。 “先放着吧,没准儿有用”→“先扔了吧,有用的时候再说”

03.

扔掉“库存”这个概念

就把便利店和超市或者淘宝京东当成自己的“外部仓库”。 “先买了再说”→“真的有必要的时候再买”

04.

扔掉怀旧癖

有那么多怀旧的时间,不如活好现在。 “好怀念某一段时光|某一个人啊”→“现在就做点儿更开心的事儿|和某个朋友见面”

Shutterstock 133628498

05.

扔掉冲动购买

只买真心喜爱的东西。 “现在不买就亏了”→“冲动购买回家的结果往往会后悔,还是算了”

06.

扔掉“随便”这个口头禅

生活的品质不应该有很多“随便”,用心选择。 “随便,吃啥都行”→“今天就要吃火锅”

07.

扔掉附属品

买一送一?增添附属品? “给我的新iPhone买个壳”→“新设计更轻更薄,买个壳不就又重又厚了嘛”

Shutterstock 169441817

08.

扔掉“提高生活质量”的想法

从金钱,转向到情感生活的自由。 “生活质量随着收入提升而提升”→“生活质量不受收入而左右”

09.

扔掉服装的选项

决定最适合自己的那一套 “因为厌烦了,所以要买新衣服”→“一开始就买不会厌烦的衣服”

10.

 扔掉自己不擅长的工作

不只是做出一副在工作的姿态,那些可以自动化来完成的事情就交给更有效的软件或工具。 “所有地方都要亲自动手做”→“只动手去做最应该动手去做的部分”

150218 what you should throw away vol 2 1038x576

11.

扔掉自我标榜

永远乐观的成功者是不存在的。 “总之先加油努力就是了”→“为了能够好好地工作而需要做什么?”

12.

扔掉“多任务型思考”

只专注眼前的具体事务。 “下一件事要怎么去做?” →“现在只专心做眼前这件事”

Shutterstock 276522593

13.

扔掉 To Do

那件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不是真正自己非要去做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如何是好,让自己陷入不安”→“因为不知道怎么做才好,让自己觉得很期待很刺激”

14.

扔掉准时的观念

不让周围的预定事项绑定自己 “因为是午间休息,所以要吃午饭”→“因为肚子饿了,所以去吃午饭”

Shutterstock 134408093

15.

扔掉多数决定权

自己觉得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大多数人觉得不好。所以自己不得不放弃。 “要试图让大家理解自己的想法”→“相信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16.

扔掉自己已经做好的决定

束缚自己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我想那样去做事情”

Shutterstock 150893516

17.

扔掉过时的地图

相信自己的感知 “从古至今就是这样的”→“现在的自己是怎样的感受呢?”

18.

扔掉平衡感

不要试图成为什么都会的完美的人。 “一定要变得得心应手”→“在某一个具体点上绝不妥协”。

以上是总结四角大辅的极简道路上的经验和建议。 如果想听linlinxing的具体内容讨论,可以点击音频播客收听本期节目。 同时欢迎访问 海豚旅馆播客 Dolphinhotel Podcast ^_^

在路上

这一年不够丰富多彩,这一年也经历了很多。

这一年回忆里有他们,也有她们。而最后却没了他。

这一年,我一直在路上。

决定动手写下这一段,是因为就在刚才听到“三只小熊”主持的一个播客节目。我一直以为他或者说是他们停止了播客,昨天无意间发现他们出了新的播客频道。三只小熊恰似开心的聊着就职,聊着他们就的职,以及正要开始的就职。说说感想吧。内容一般!搞笑一般!气氛一般!普通话一般!声音一般!可是在一大堆的一般里找不到一个不听下去的理由,因为三只小熊的声音熟悉到分分钟想起了カンパーニュ四小花旦。

Tabata到warabi京滨东北线仅仅只要20分钟的路程,感觉过了两年。我没有哭噢,只是掉眼泪!这种心情,连自己也说不清。

回到2014年。

3月25日我与相处了四年半的カンパーニュ告别。08月31日我与相处了两年半的鸡阵告别。一个是因为任性,一个是因为就职。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离开,会是怎样。但是那一刻看到店长哭了,小林的不舍,以及大厅长准备的蛋糕,部长的最后一通电话,才意识到即使身在一堆日本人中间,也会幸福满满。

那天,我有打算叫三只小熊出来一起吃晚餐。但是有一点害怕,害怕别人眼中的离别。第二天,我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带着最后一份傲娇走上了日本职场的路上。而送我踏上这一路途的是照顾了我三年的大姐。

09月02日。第一天上班。我迟到了。我没敢跟任何人说,我找不到地铁车站。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都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大概是想:好叼!第一天上班也迟到。

“真的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我道歉着。

“第一天噢。从没一个社员第一天迟到!”经理坏笑着。

“明天会提前到的”

“好吧。明天给我提前半小时到这边。我明天提早31分钟在这里等你” 经理依旧坏笑着。

“好的”

“去找山下吧。她会教你的”。

我的第一天在无知与被潜规则下结束了。第二天我提前了一个小时站在公司大楼下等,直到45分钟过后组长来开门。我很火,但是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喷出这团火焰。

这是一个化妆品与香水的收集,鉴定,拍卖的一个公司。有市场部,鉴定部,销售部。拍卖部。这些人从日本的各个角落收集来用过的,没用过的,生产终了的各种化妆品,香水,美容用品。经过鉴定,分类,分别放在雅虎,乐天,亚马逊,dena进行贩售与拍卖。

我喜欢这里。这里每天可以挖到各种各样的“宝贝”。因为某件事,我成了密集恐惧症。我害怕面对一大片人,尤其是走在新宿的路上,池袋的路上,那些像蚂蚁一样铺满道路的每个角落,会让我窒息。我无法猜透他们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但是这里并不会,各种各样的数据,稀奇古怪的化妆品,香水的气味,它们很简单,不懂得拐弯抹角。这正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你或许觉得拿到内定,就一定在那个公司扎根了。这是太幼稚的想法,当一批新人进去一个公司的时候,他们会把这些人按等级分到不同的部门。当你在A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会把你调到B等级,B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调到C等级,当你无法胜任公司的任何一个职务的时候,你就已经game over了。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却看着他或者她相继的离开这个公司。

我是这一批里面,最早一个拿到正社员契约的人。三个月的研修期,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基本搞定。办公室的好多日本人,极其表面的庆祝,背后的嘘声,我都看在眼里。当上社员的第一个月公司开始让我企划天猫国际,美国ebay和amazon。我接了工作,但是我没有三头六臂啊。各种小差错接踵而来,唏嘘的笑声越来越多。

我经常与拍卖部门的他合作,聊得很来。朝鲜族的87年男生,我们会经常到外面吃饭。在等公车的时候,他会骑着他的摩托车到我面前说明天见,路上小心。也或许有他,即使再格格不入,我也一直坚持着。这里我可能会省略掉与他相处半年的所有一切,放下了,也过去了。

我靠着爆发的小宇宙,挺过了半年。有些日本人的伙伴也开始慢慢的友善起来。这时,社长请我们吃饭,他讲了很多,并且第一次给我加薪。

社长:你知道当时参加面试的人有多少吗?

我:不知道。

社长:108个人。

我很诧异的看着他,点头,不语。

社长:在108个人里面,我选择了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沈。

我跟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语。

社长:你们两个在将来某一天会是个大人物。但是今天必须好好在这里做,也请不要浪费大家的机会。也就是我灭掉的其它106个人的机会。

或许社长早就知道我们不久会离开他的公司,就算再苦也会自己出去闯荡的那一种。这顿饭后不久沈辞职了,经理找到我说了很多。她说:“我真的没想到沈会这么早的就辞职。真的想好好提拔你们。”她开始有点慌了,被砍掉了左手似得。

转眼,2015年3月。沈离开的一个月后,我以回国的理由向经理提出辞职。这次她看着我,没有像沈那样挽留以及惊慌,看透一切似得点头了。提出辞职的第二天,她调了两个别的部门的人员以及临时招了一个成员。让我把负责所有的内容教给这三位,一点不漏的。

离开的那天,天气甚好。经理和社长都没有来公司。我知道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像社长曾经说的我浪费了其余106人的某个人的机会。但是,就在那个时期,我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一味的想逃跑,想远足,想离开,想结束我与一个人的关系。

那天晚上七点,很意外的经理来了电话。她说:如果你觉得这时的你有必要走这条路的话,我也会祝福你。只是,只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再旁边帮我翻译中文了。电话的这头,早已泪奔。我知道,这半年,所有的成长都是椿屋给我的。

我又静静的从一段经历中消失了。我去了旧古河庭园,花簇还没开放;我去了六义园,那天闭园休息;我去了飞鸟山,迷路了。

最后,我回到了中里公园。坐在长板凳上,仰望天空,湛蓝湛蓝的。旁边的小树,冒出了新芽,我笑了,第一次这么会心的笑了。

我在驹入的路上,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背着陪伴多年的小包,笑着哭着狂奔着。

 

Dora写于海豚旅馆。安静的碎碎念,只做自己。一直在路上。

文:Dora         图:引用网络

一个人旅行的凄凉

一个人旅行的凄凉

当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们谈什么

当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们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