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随笔

在路上

这一年不够丰富多彩,这一年也经历了很多。

这一年回忆里有他们,也有她们。而最后却没了他。

这一年,我一直在路上。

决定动手写下这一段,是因为就在刚才听到“三只小熊”主持的一个播客节目。我一直以为他或者说是他们停止了播客,昨天无意间发现他们出了新的播客频道。三只小熊恰似开心的聊着就职,聊着他们就的职,以及正要开始的就职。说说感想吧。内容一般!搞笑一般!气氛一般!普通话一般!声音一般!可是在一大堆的一般里找不到一个不听下去的理由,因为三只小熊的声音熟悉到分分钟想起了カンパーニュ四小花旦。

Tabata到warabi京滨东北线仅仅只要20分钟的路程,感觉过了两年。我没有哭噢,只是掉眼泪!这种心情,连自己也说不清。

回到2014年。

3月25日我与相处了四年半的カンパーニュ告别。08月31日我与相处了两年半的鸡阵告别。一个是因为任性,一个是因为就职。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离开,会是怎样。但是那一刻看到店长哭了,小林的不舍,以及大厅长准备的蛋糕,部长的最后一通电话,才意识到即使身在一堆日本人中间,也会幸福满满。

那天,我有打算叫三只小熊出来一起吃晚餐。但是有一点害怕,害怕别人眼中的离别。第二天,我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带着最后一份傲娇走上了日本职场的路上。而送我踏上这一路途的是照顾了我三年的大姐。

09月02日。第一天上班。我迟到了。我没敢跟任何人说,我找不到地铁车站。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都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大概是想:好叼!第一天上班也迟到。

“真的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我道歉着。

“第一天噢。从没一个社员第一天迟到!”经理坏笑着。

“明天会提前到的”

“好吧。明天给我提前半小时到这边。我明天提早31分钟在这里等你” 经理依旧坏笑着。

“好的”

“去找山下吧。她会教你的”。

我的第一天在无知与被潜规则下结束了。第二天我提前了一个小时站在公司大楼下等,直到45分钟过后组长来开门。我很火,但是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喷出这团火焰。

这是一个化妆品与香水的收集,鉴定,拍卖的一个公司。有市场部,鉴定部,销售部。拍卖部。这些人从日本的各个角落收集来用过的,没用过的,生产终了的各种化妆品,香水,美容用品。经过鉴定,分类,分别放在雅虎,乐天,亚马逊,dena进行贩售与拍卖。

我喜欢这里。这里每天可以挖到各种各样的“宝贝”。因为某件事,我成了密集恐惧症。我害怕面对一大片人,尤其是走在新宿的路上,池袋的路上,那些像蚂蚁一样铺满道路的每个角落,会让我窒息。我无法猜透他们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但是这里并不会,各种各样的数据,稀奇古怪的化妆品,香水的气味,它们很简单,不懂得拐弯抹角。这正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你或许觉得拿到内定,就一定在那个公司扎根了。这是太幼稚的想法,当一批新人进去一个公司的时候,他们会把这些人按等级分到不同的部门。当你在A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会把你调到B等级,B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调到C等级,当你无法胜任公司的任何一个职务的时候,你就已经game over了。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却看着他或者她相继的离开这个公司。

我是这一批里面,最早一个拿到正社员契约的人。三个月的研修期,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基本搞定。办公室的好多日本人,极其表面的庆祝,背后的嘘声,我都看在眼里。当上社员的第一个月公司开始让我企划天猫国际,美国ebay和amazon。我接了工作,但是我没有三头六臂啊。各种小差错接踵而来,唏嘘的笑声越来越多。

我经常与拍卖部门的他合作,聊得很来。朝鲜族的87年男生,我们会经常到外面吃饭。在等公车的时候,他会骑着他的摩托车到我面前说明天见,路上小心。也或许有他,即使再格格不入,我也一直坚持着。这里我可能会省略掉与他相处半年的所有一切,放下了,也过去了。

我靠着爆发的小宇宙,挺过了半年。有些日本人的伙伴也开始慢慢的友善起来。这时,社长请我们吃饭,他讲了很多,并且第一次给我加薪。

社长:你知道当时参加面试的人有多少吗?

我:不知道。

社长:108个人。

我很诧异的看着他,点头,不语。

社长:在108个人里面,我选择了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沈。

我跟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语。

社长:你们两个在将来某一天会是个大人物。但是今天必须好好在这里做,也请不要浪费大家的机会。也就是我灭掉的其它106个人的机会。

或许社长早就知道我们不久会离开他的公司,就算再苦也会自己出去闯荡的那一种。这顿饭后不久沈辞职了,经理找到我说了很多。她说:“我真的没想到沈会这么早的就辞职。真的想好好提拔你们。”她开始有点慌了,被砍掉了左手似得。

转眼,2015年3月。沈离开的一个月后,我以回国的理由向经理提出辞职。这次她看着我,没有像沈那样挽留以及惊慌,看透一切似得点头了。提出辞职的第二天,她调了两个别的部门的人员以及临时招了一个成员。让我把负责所有的内容教给这三位,一点不漏的。

离开的那天,天气甚好。经理和社长都没有来公司。我知道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像社长曾经说的我浪费了其余106人的某个人的机会。但是,就在那个时期,我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一味的想逃跑,想远足,想离开,想结束我与一个人的关系。

那天晚上七点,很意外的经理来了电话。她说:如果你觉得这时的你有必要走这条路的话,我也会祝福你。只是,只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再旁边帮我翻译中文了。电话的这头,早已泪奔。我知道,这半年,所有的成长都是椿屋给我的。

我又静静的从一段经历中消失了。我去了旧古河庭园,花簇还没开放;我去了六义园,那天闭园休息;我去了飞鸟山,迷路了。

最后,我回到了中里公园。坐在长板凳上,仰望天空,湛蓝湛蓝的。旁边的小树,冒出了新芽,我笑了,第一次这么会心的笑了。

我在驹入的路上,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背着陪伴多年的小包,笑着哭着狂奔着。

 

Dora写于海豚旅馆。安静的碎碎念,只做自己。一直在路上。

文:Dora         图:引用网络

天空树下的散步

 六月一个晴朗的午后,我迷失在东京的地下交通网络中。不讳地说,东京的地铁一直以来都没有能给我留下好的印象。臭名昭著的奥姆沙林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屡屡频出的卧轨自杀事件,也让这个地下交通网络有种莫名的压抑,又有种戏剧色彩。像是电影中的一个定格画面。

天空树下的散步

与所有的国际大都市一样,无论常驻还是过往,东京也是处处可见外国人的地方。尤其是去了旅游景点,来自各个国家的观光客,说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我喜欢去这些旅游景点,尽管只是去去散散心。我喜欢看那里的人们,他们的时尚风格,他们的言谈举止,猜想他们来自何方又是怎样的生活方式。偶尔也会和一些观光客交谈,在facebook上交朋友。

天空树下的散步

在站台的自贩机里买了一小罐冰咖啡,搭上半藏门线。看了线路图,原来是可以到押上(东京天空树前)。索性就来了天空树下。匆匆忙忙留影纪念的东南亚中亚人,大兜小包购买纪念品的中国人。欧美人倒都在咖啡馆里或树荫下聊天看书。

旅行,就是离开自己生活习惯的地方,去到别处看看不同的风景,体验不同的氛围吧。

天空树下的散步

东京天空树位于东京墨田区,和所有摩登都市的塔的功能几乎一样,是一座电波收发塔。全高634米,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第一高塔”。由2008年7月开始施工,2012年2月竣工。建设期间,经历了东日本大震灾(2011年3月11日)。东京天空树的竣工,某方面也象征着东日本人们对灾后新生活的信心的树立吧。

天空树下的散步

记得大学时代的映像表现课程里,教授让大家看了电影《三丁目的夕阳》。讲述到了昭和年间,经济高速成长期背景下的温情故事。其中也展现了当年东京塔的建造,以及日本国民对新生活充满憧憬的画面。而东京天空树,则代表着平成时代下,新世代人们的精神支柱吧。

天空树下的散步

乘坐高速电梯,可以在600米的高处俯瞰东京的都市风景。几乎被外国观光客排满的长龙队列,居然需要等2个小时。而2000日元的登塔料金,也不比登上上海东方明珠贵太多。不过这天只是出门散步,不想因为排队而耗掉2个小时。在天空树下,因为地势较高,依旧可以看到漂亮的城市风景。

天空树下的散步

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无论风景再好,如果生活久了,习惯了身边的一切。也都会想要离开,去寻求更多的新鲜体验吧。想去更多的地方,更多的国家旅行生活。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执念,或是说理想的生活状态,那就是,像旅行一样生活,像生活一样旅行。

天空树下的散步

*文:linlinxing 摄影:linlin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