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简约生活

在盛夏相恋 在初秋分手

在热情的夏日,Betty恋爱了。

陷入爱河的Betty,仿佛回到了初恋的20岁,感觉周围映入眼中的一切,都是甜蜜的粉红色。

在朋友眼里,Betty从女汉子变成了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林黛玉。如胶似漆的两个人,频频出现在好友面前,看起来那么甜蜜。甚至有朋友开玩笑说,如果再这样两个人你在一起,接下来会没有朋友的。

Betty在别人眼里是个算不上漂亮的女孩,却做得一手好菜。

一度被人说,这辈子娶了Betty的人上辈子,都拯救过地球。

Betty的男朋友,有着高高的个子,韩国男生似的单眼皮。最主要他还有一个很稳定的工作,是个“傻大力man”。和Betty在一起也算是般配。

刚在一起的日子,晚上睡觉前,都会聊很久的,实在困到眼睛睁不开,才会依依不舍的说晚安。Betty一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一定是先在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然后发一条早安问候,还不忘在后面发上一个亲亲的表情。热恋中的两个人恨不得每天都会见上一面,然后腻在一起说悄悄话。哪怕是两个人靠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没有营养的泡沫剧,还是觉得很幸福。

日子就这么一点点的从指缝中溜走,随着Betty男友的升职,半年后他被派到了北海道工作。Betty想要见上一面,就需要坐上从东京坐将近两个小时的飞机飞往他所在城市。Betty男友的工作特别忙,每天都是早上8点不到就出门了,12点左右才能下班,周六还要陪着客户喝到天亮。如果Betty想见他,就只能等到周五下班后,坐最晚的那趟航班,飞往他所在的城市,再做坐上一个小时的车,去他公司楼下等他一起回家。然而周六他又早早去上班,等到隔天早上才会一身酒气的回家,可是当天中午Betty必须坐着飞机回到自己的城市。

刚开始的一年,Betty每天上班的动力,就是盼着周五到来,因为那时候她就可以飞去和他见面了,然后把攒了一周的好玩的事情都和他讲一遍,趁他上班不在家的时候,Betty就做好一周份的菜,冰在冰箱里,等到他饿的时候,只要拿出来微波炉转过就可以吃了。即使忙忙的周末时光,Betty还是好开心。可是等到周一回去上班,Betty又开始数着日历算着日子,恨不得第二天就是周五。看不下去的好友有劝过Betty,不如辞了工作跟他去北海道当家庭主妇。

可是那时Betty总会骄傲的说:“我才不要靠他,女人也要拥有自己的事业,才能在男人面前抬的起头。”

Betty一直把这句话当成是她的骄傲,一直不肯妥协去北海道发展,在她看来住在东京是“都民”,住在北海道就是“道民”,这是差了一个档次的事。这也是她唯一坚持留在东京工作的理由。 就这样Betty,飞来飞去整整一年。等到第二年,Betty的热情被时间一点点的消耗,从开始的每周必见,到一个月两次见面,再到一个月只见一次。见了面也没了共同话题,剩下的也只有沉默。静下来的时候,Betty她会想,这段感情里还是像当初那样纯粹的彼此相爱吗?怎么感觉渐渐的变成了一种习惯,这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吗。没有他在的日子,Betty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咖啡厅喝下午茶。

周末的时候会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租来的DVD。也偶尔会在周末和他飞一两条无聊的短信。也许Betty开始学会了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学会了自己整理好一切。 就这样,第三年的夏末秋初,随着气温的慢慢下降,Betty的爱情也慢慢的开始降温。就在第一场秋雨过后,没有争吵,没有战争,他们和平的分手了。导致分手的原因,到底是时间改变了一个人,还是距离改变了一切,已经没有了去追究的意义。原来,“距离产生美”是个谬论,有的时候距离有了,美也会跟着消失吧。 后来,Betty时常会想,如果当初不顾一切跟着他去北海道,是否现在他们已经结婚,拥有属于两人的爱情结晶。可是一切懂得都已太迟。听说,他已有了自己的妻。

每当想到他,Betty还是会想起那年盛夏,刚刚在一起的他曾在雨中紧紧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很远的路,只为了去看那开的最艳的紫阳花。 我曾经问过Betty:“如果让你对他说一句话,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爱过你,在那夏末初秋。我还会想你,在每一年的这个时候。” Betty的爱情刚刚好,缘起在盛夏,缘熄在初秋。

------献歌Betty的夏末初秋

简约生活

本期节目与潘哥一起聊了简约生活。在当下时代,满足物质欲望给人带来的幸福感已日渐消退。随之提倡的是,从物质包围的生活里脱离出来,追求精神生活的丰富多彩。“断舍离”也成为一个新时代的生活观念被提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