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故事

安眠曲

DSC8710 2

1.

刚刚跑步回家,汗水浸透运动衣,我正贴着地板做拉伸运动。

电话响起。

“学长,最近还好吗?很久没音讯了。”是学妹。

“啊,一切都顺利,就差没能自杀成功了。”我半玩笑。

就在春节,原本是参加她举办的Party,可我预约心理医生,她知道我又步入了人生的灰暗阶段。

“别吓我。有什么想不开的。医生怎么说?”

“恩,医生建议我戒酒,规律生活,多和人交流。”我搪塞。

其实已经闭门一个礼拜没见人。除了在公寓附近河畔跑步和去投币洗衣房洗衣之外,几乎没怎么出门。

“你来我家住几天吧,换换心情。”她说。

“如果不麻烦的话。”

“没什么,我该上班上班。你就作为来乡下的小旅行吧。”

就这样挂了电话。

做完拉伸运动,把温湿的运动衣扔进洗衣筐,冲了淋浴。

这天,早早睡下。

 

2.

家具和物品不多的房间,

温度适中,湿度也恰到好处。

加湿器里添加的是柑橘精油,有助睡眠。

牙膏从提神的薄荷味换成了安神的薰衣草味。

据说裸睡也有助睡眠,所以一丝不挂钻进鹅绒被。

枕头的高度和硬度,是在商场特意为我的睡眠习惯而订制的。

半杯温水,服下了安眠药。

平躺在硬度适中的床上。

等着从我身体缓缓延展开的宇宙,和日月星辰。

不过一刻钟,

耳畔隐隐回响起Percy Faith的The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3.

白色的光,

柔柔地从白色的巨门对面延伸来。

一望无际,天是白色,地是白色。

一道白色巨门矗立其间。

门对面,遥遥传来Percy Faith的The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一只冰冷白皙的手牵住了我的手。

我们的睡衣是白色。

她牵着我的手,两只惨白的手的手腕都有一条深深的暗紫色割痕。

紫色的双唇和皎白如玉的面庞,微微地向我投来春风般的笑。

示意,陪我一同走过那道白色的巨门,融入那棉花般柔软的白光中。

Percy Faith的The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越来越近。

 

4.

午后阳光透过学妹家的窗子,照着餐桌上的那半只橘子。

上午,在她出门工作后,我洗了毛巾和自己的内衣。

这会儿正在阳台上沐浴着日光轻舞飞扬。

收音机调频是长波FM NHK频道,纯音乐节目。

Percy Faith的The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灶台上,锅里煮着意面。

计时器设定了6分钟倒计时。

番茄罐头也在另外一只手锅里加热。

 

希望整个下午不会有谁来按门铃,

或是来推销保险。

 

~完~

 

 

高冷先生

“很多年以前,我也曾经不相信爱情。”


2010年的夏天,那时西瓜还并不便宜。瓜农们拿着蒲扇手不停,可汗却依旧往下掉。即使正午的天,眼看着清凉的绿色花纹却也舍不得吃一口。

就像开头所说的,高冷先生并不相信爱情。他认为这是虚无飘渺不着边际,只有白面咸盐才最实在。

公司又有新员工入职。行政助理,24岁,但看起来已经相当成熟。办事干练,反应也很快。人长得清秀。她的出现,让人感觉是一阵微风来的刚好。

“我叫顾小米,请多关照。”她抱着文件对高冷先生说。“哦。你好。”“怎么称呼?”“陈霄。”“那以后有问题可以向您请教么?”“嗯。”惜字如金是高冷先生的一贯作风。不过这也让这位新来的姑娘不太开心。毕竟热情打招呼结果换来一副冷面孔,顾小米想了想,职场嘛,习惯就好。

6月份,公司的员工宿舍不让住了。不过好在提前打了招呼,给了足够时间让新职员找房子。这次高冷先生主动问了顾小米,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搬家当天偏偏赶上倾盆暴雨,可你说车都租了,也不好不搬。

为了报答高冷先生的帮助,顾小米把锅碗从湿透的包里拿出来,打算下厨包饺子。这让高冷先生着实感动。“以后再有这种机会还叫我,出点力就能换顿饺子,好久没回家,一个人也懒得弄。”他边用毛巾擦头发边说。“好啊,没问题。只要你不嫌我烦。机会多着呢。”她回头笑笑,说着把肉馅放进了盆里。

雨下了一天一夜,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事情。顾小米说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觉得他很高冷,跟他的“霄”字很符合。但后来慢慢发现高冷先生原来是暖男一枚,很乐于助人而且人品很好。“其实我是高冷啊,个子高,比较怕冷。”不过之后他承认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两人很快就确定了关系。虽然顾小米总显得有点漫不经心,但高冷先生说那个夏天过得比往年凉爽惬意百倍。

12月12是顾小米的生日。她说什么礼物都不要,只希望高冷先生能陪她吃顿饺子。她说她是因为和之前的对象分手才想离开原先那个城市,换个环境,可是现在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希望高冷先生能再给她些时间。他只是说,“还是你包的饺子好吃。”却微笑得不自然。

第二年的冬天,顾小米走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只是给高冷先生留下一封信说她还是放不下,请求他原谅。他很少喝酒,那天晚上下了班,他去餐馆打包了一份饺子,又去小卖部买了一瓶白酒。他喝醉了,低着头嘟囔,“还是你包的饺子好吃。”

今年5月,他去了深圳,去谈公司的业务。回来的时候临去机场,天公不作美,没办法,排了好长的队才打到车。赶着去托运行李,恍惚间有一个背影觉得眼熟。他快走两步,发现果然是她,剪了短发。这次他大声叫到,“顾小米。”她转过身推了推墨镜,伸出右手,“好巧啊。好久不见。”他瞥见她左手的无名指,笑着回应,“是啊。好久不见。”


有人问他,“你等了这么多年值得么?”他说,“值得啊。至少我等来了她的幸福,不是么。”

夏天又来了,是个吃西瓜的好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