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 » 情感

在路上

这一年不够丰富多彩,这一年也经历了很多。

这一年回忆里有他们,也有她们。而最后却没了他。

这一年,我一直在路上。

决定动手写下这一段,是因为就在刚才听到“三只小熊”主持的一个播客节目。我一直以为他或者说是他们停止了播客,昨天无意间发现他们出了新的播客频道。三只小熊恰似开心的聊着就职,聊着他们就的职,以及正要开始的就职。说说感想吧。内容一般!搞笑一般!气氛一般!普通话一般!声音一般!可是在一大堆的一般里找不到一个不听下去的理由,因为三只小熊的声音熟悉到分分钟想起了カンパーニュ四小花旦。

Tabata到warabi京滨东北线仅仅只要20分钟的路程,感觉过了两年。我没有哭噢,只是掉眼泪!这种心情,连自己也说不清。

回到2014年。

3月25日我与相处了四年半的カンパーニュ告别。08月31日我与相处了两年半的鸡阵告别。一个是因为任性,一个是因为就职。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离开,会是怎样。但是那一刻看到店长哭了,小林的不舍,以及大厅长准备的蛋糕,部长的最后一通电话,才意识到即使身在一堆日本人中间,也会幸福满满。

那天,我有打算叫三只小熊出来一起吃晚餐。但是有一点害怕,害怕别人眼中的离别。第二天,我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带着最后一份傲娇走上了日本职场的路上。而送我踏上这一路途的是照顾了我三年的大姐。

09月02日。第一天上班。我迟到了。我没敢跟任何人说,我找不到地铁车站。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都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大概是想:好叼!第一天上班也迟到。

“真的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我道歉着。

“第一天噢。从没一个社员第一天迟到!”经理坏笑着。

“明天会提前到的”

“好吧。明天给我提前半小时到这边。我明天提早31分钟在这里等你” 经理依旧坏笑着。

“好的”

“去找山下吧。她会教你的”。

我的第一天在无知与被潜规则下结束了。第二天我提前了一个小时站在公司大楼下等,直到45分钟过后组长来开门。我很火,但是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喷出这团火焰。

这是一个化妆品与香水的收集,鉴定,拍卖的一个公司。有市场部,鉴定部,销售部。拍卖部。这些人从日本的各个角落收集来用过的,没用过的,生产终了的各种化妆品,香水,美容用品。经过鉴定,分类,分别放在雅虎,乐天,亚马逊,dena进行贩售与拍卖。

我喜欢这里。这里每天可以挖到各种各样的“宝贝”。因为某件事,我成了密集恐惧症。我害怕面对一大片人,尤其是走在新宿的路上,池袋的路上,那些像蚂蚁一样铺满道路的每个角落,会让我窒息。我无法猜透他们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但是这里并不会,各种各样的数据,稀奇古怪的化妆品,香水的气味,它们很简单,不懂得拐弯抹角。这正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你或许觉得拿到内定,就一定在那个公司扎根了。这是太幼稚的想法,当一批新人进去一个公司的时候,他们会把这些人按等级分到不同的部门。当你在A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会把你调到B等级,B等级做的不好的时候调到C等级,当你无法胜任公司的任何一个职务的时候,你就已经game over了。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却看着他或者她相继的离开这个公司。

我是这一批里面,最早一个拿到正社员契约的人。三个月的研修期,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基本搞定。办公室的好多日本人,极其表面的庆祝,背后的嘘声,我都看在眼里。当上社员的第一个月公司开始让我企划天猫国际,美国ebay和amazon。我接了工作,但是我没有三头六臂啊。各种小差错接踵而来,唏嘘的笑声越来越多。

我经常与拍卖部门的他合作,聊得很来。朝鲜族的87年男生,我们会经常到外面吃饭。在等公车的时候,他会骑着他的摩托车到我面前说明天见,路上小心。也或许有他,即使再格格不入,我也一直坚持着。这里我可能会省略掉与他相处半年的所有一切,放下了,也过去了。

我靠着爆发的小宇宙,挺过了半年。有些日本人的伙伴也开始慢慢的友善起来。这时,社长请我们吃饭,他讲了很多,并且第一次给我加薪。

社长:你知道当时参加面试的人有多少吗?

我:不知道。

社长:108个人。

我很诧异的看着他,点头,不语。

社长:在108个人里面,我选择了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沈。

我跟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语。

社长:你们两个在将来某一天会是个大人物。但是今天必须好好在这里做,也请不要浪费大家的机会。也就是我灭掉的其它106个人的机会。

或许社长早就知道我们不久会离开他的公司,就算再苦也会自己出去闯荡的那一种。这顿饭后不久沈辞职了,经理找到我说了很多。她说:“我真的没想到沈会这么早的就辞职。真的想好好提拔你们。”她开始有点慌了,被砍掉了左手似得。

转眼,2015年3月。沈离开的一个月后,我以回国的理由向经理提出辞职。这次她看着我,没有像沈那样挽留以及惊慌,看透一切似得点头了。提出辞职的第二天,她调了两个别的部门的人员以及临时招了一个成员。让我把负责所有的内容教给这三位,一点不漏的。

离开的那天,天气甚好。经理和社长都没有来公司。我知道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像社长曾经说的我浪费了其余106人的某个人的机会。但是,就在那个时期,我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一味的想逃跑,想远足,想离开,想结束我与一个人的关系。

那天晚上七点,很意外的经理来了电话。她说:如果你觉得这时的你有必要走这条路的话,我也会祝福你。只是,只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再旁边帮我翻译中文了。电话的这头,早已泪奔。我知道,这半年,所有的成长都是椿屋给我的。

我又静静的从一段经历中消失了。我去了旧古河庭园,花簇还没开放;我去了六义园,那天闭园休息;我去了飞鸟山,迷路了。

最后,我回到了中里公园。坐在长板凳上,仰望天空,湛蓝湛蓝的。旁边的小树,冒出了新芽,我笑了,第一次这么会心的笑了。

我在驹入的路上,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背着陪伴多年的小包,笑着哭着狂奔着。

 

Dora写于海豚旅馆。安静的碎碎念,只做自己。一直在路上。

文:Dora         图:引用网络

在盛夏相恋 在初秋分手

在热情的夏日,Betty恋爱了。

陷入爱河的Betty,仿佛回到了初恋的20岁,感觉周围映入眼中的一切,都是甜蜜的粉红色。

在朋友眼里,Betty从女汉子变成了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林黛玉。如胶似漆的两个人,频频出现在好友面前,看起来那么甜蜜。甚至有朋友开玩笑说,如果再这样两个人你在一起,接下来会没有朋友的。

Betty在别人眼里是个算不上漂亮的女孩,却做得一手好菜。

一度被人说,这辈子娶了Betty的人上辈子,都拯救过地球。

Betty的男朋友,有着高高的个子,韩国男生似的单眼皮。最主要他还有一个很稳定的工作,是个“傻大力man”。和Betty在一起也算是般配。

刚在一起的日子,晚上睡觉前,都会聊很久的,实在困到眼睛睁不开,才会依依不舍的说晚安。Betty一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一定是先在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然后发一条早安问候,还不忘在后面发上一个亲亲的表情。热恋中的两个人恨不得每天都会见上一面,然后腻在一起说悄悄话。哪怕是两个人靠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没有营养的泡沫剧,还是觉得很幸福。

日子就这么一点点的从指缝中溜走,随着Betty男友的升职,半年后他被派到了北海道工作。Betty想要见上一面,就需要坐上从东京坐将近两个小时的飞机飞往他所在城市。Betty男友的工作特别忙,每天都是早上8点不到就出门了,12点左右才能下班,周六还要陪着客户喝到天亮。如果Betty想见他,就只能等到周五下班后,坐最晚的那趟航班,飞往他所在的城市,再做坐上一个小时的车,去他公司楼下等他一起回家。然而周六他又早早去上班,等到隔天早上才会一身酒气的回家,可是当天中午Betty必须坐着飞机回到自己的城市。

刚开始的一年,Betty每天上班的动力,就是盼着周五到来,因为那时候她就可以飞去和他见面了,然后把攒了一周的好玩的事情都和他讲一遍,趁他上班不在家的时候,Betty就做好一周份的菜,冰在冰箱里,等到他饿的时候,只要拿出来微波炉转过就可以吃了。即使忙忙的周末时光,Betty还是好开心。可是等到周一回去上班,Betty又开始数着日历算着日子,恨不得第二天就是周五。看不下去的好友有劝过Betty,不如辞了工作跟他去北海道当家庭主妇。

可是那时Betty总会骄傲的说:“我才不要靠他,女人也要拥有自己的事业,才能在男人面前抬的起头。”

Betty一直把这句话当成是她的骄傲,一直不肯妥协去北海道发展,在她看来住在东京是“都民”,住在北海道就是“道民”,这是差了一个档次的事。这也是她唯一坚持留在东京工作的理由。 就这样Betty,飞来飞去整整一年。等到第二年,Betty的热情被时间一点点的消耗,从开始的每周必见,到一个月两次见面,再到一个月只见一次。见了面也没了共同话题,剩下的也只有沉默。静下来的时候,Betty她会想,这段感情里还是像当初那样纯粹的彼此相爱吗?怎么感觉渐渐的变成了一种习惯,这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吗。没有他在的日子,Betty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咖啡厅喝下午茶。

周末的时候会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租来的DVD。也偶尔会在周末和他飞一两条无聊的短信。也许Betty开始学会了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学会了自己整理好一切。 就这样,第三年的夏末秋初,随着气温的慢慢下降,Betty的爱情也慢慢的开始降温。就在第一场秋雨过后,没有争吵,没有战争,他们和平的分手了。导致分手的原因,到底是时间改变了一个人,还是距离改变了一切,已经没有了去追究的意义。原来,“距离产生美”是个谬论,有的时候距离有了,美也会跟着消失吧。 后来,Betty时常会想,如果当初不顾一切跟着他去北海道,是否现在他们已经结婚,拥有属于两人的爱情结晶。可是一切懂得都已太迟。听说,他已有了自己的妻。

每当想到他,Betty还是会想起那年盛夏,刚刚在一起的他曾在雨中紧紧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很远的路,只为了去看那开的最艳的紫阳花。 我曾经问过Betty:“如果让你对他说一句话,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爱过你,在那夏末初秋。我还会想你,在每一年的这个时候。” Betty的爱情刚刚好,缘起在盛夏,缘熄在初秋。

------献歌Betty的夏末初秋

作茧自缚

这是一个写在2010年linlinxing个人博客里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