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

把撒谎作为特长,
怜悯成了帮凶。
黎明迫近,
孱弱的野兽四散奔逃,
闭塞的空气中,
是藏在福尔马林里的明天。
这世界可笑至极,
唤流言作真理,
与虔诚为儿戏。
失望吗?
狡猾才是救命良药,
带上面具,
用闪亮的匕首去引诱无知的愚民。
杀了我吧,
然后葬在这美好之中;
从此后,
再没有孤独与否,
也再无所谓明媚空虚。
我不害怕死亡,
但却对黑夜恐惧万分;
无数鲜活的自我,
骨头被抽离,
血脉清晰,
从冰凉的地窖复苏,
在凌晨老去。
你可知道所有的山水相逢,
不过是幌子罢了;
地狱又能算什么东西,
刻在岩浆上的吻,
淋漓尽致。
我从睡梦中惊醒,
转身朝向你,
却心有余悸。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