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

零星的雨,
打在干燥的梦境里,
像是潮热夏季的梦魇,
挥之不去。
心脏布满裂痕,
颜色是鲜红的尽致淋漓,
前一秒无言,
后一秒窒息。
身旁酣睡的猫,
藏起胡须;
我用笨拙的手笔,
画一条金鱼。
白昼不及黑夜浓稠,
却如刀般锋利;
尽管再多风霜雨雪,
绝口不提。
眼睛里那明晃晃的时光,
苍老又避之不及。
我把自己摔碎,
而你,
充满了我的每一个,
八分之一。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