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不足

我把心脏托在手上,
血管像是荆棘,
滚烫的红色灼伤了猫头鹰的眼,
在深灰背景下盘旋。
正如你不知道的那样,
这一副躯壳,
丢掉了尊严,
在剩下的日子里,
如坐针毡。
亲爱的冥王星,
带着同情,
左顾右盼,
也始终有苦难言。
我像是一个失忆的魔术师,
撕开所有伤口,
笑着让你检查机关。
谢幕,
是故事的开始;
与残存的记忆作伴,
和孤独共眠。
我感觉到我的心,
一颗跳动着蠢蠢欲动的心。
再一次,
剖开胸膛,
双手奉上甘愿;
而你,
也再一次地将它撕碎,
没有眨眼。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