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末日之前

藏在氤氲处的一抹猩红,
像血液一般蠕动;
黑夜如期而至,
躁动的灵魂,
腐蚀着空气中的静谧,
与我,
分道扬镳。
辗转在狭小的缝隙里,
把骨肉镂空,
针织出一张巨网,
穿过所有化作尘埃的希望。
而此时,
暴怒的骄阳下,
是清冽如水;
徒劳的朝圣者开始质疑,
像是候鸟在荒地栖息,
牵强无比。
荒唐的梦啊,
叫醒异乡的月亮;
看白昼耀眼,
碎裂的藤蔓迎着凛冽;
窗外有寒冬,
清晰可见的地狱之上,
要让暮色听到蝉鸣。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