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代生活(第六章&第七章)完结

IMG 6162

 

超时代生活(第六章&第七章)

作者:高坂 勝 (Kohsaka Masaru)


第六章

Re:Economic Growth


所谓的经济成长神话

薪水在减少,但还是要卖!还是要买!

本章作者论点,如果继续坚持经济成长的神话,生活的基番就会崩毁。


所谓的经济神话,就是我们一般庶民(百姓)的钱,

如何被大企业慢慢吸走的错综故事。

打开电视,拧开收音机,展开报纸杂志,点开网站。

无论是什么媒体方式,广告宣传都会飞进我们的视野,钻入我们的耳朵。

 

“这个怎样?是不是你也想要?!”

“买呀,买呀,快买呀!”

本质上就是这样的洗脑信息。

 

作者花了篇幅,介绍了安培经济改革的结果。

虽然年收超过1000万日元的人口达到了185万人(占日本全人口的3.8%),

但,年收陷入200万日元以下的人口也增长至1119万人(占日本全人口越25%)。

结论上,安培经济改革造成了日本社会的贫富差距加大。

 

为了促进经济成长。

每天反省和树立新的战略方式。

会议越来越多,资料越来越多,变更越来越多,指责越来越多,加班越来越多,不满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多,抱怨越来越多,苦恼越来越多,皱纹越来越多,白发越来越多,谢顶越来越多,体重越来越多,醉酒越来越多,阴郁越来越多。

 

绝对有问题

为了能卖更多,想办法让人去买更多,旧的东西最好立即扔掉买新的。

大量采掘,大量生产,大量贩卖,大量消费,大量废弃。

环境问题,资源问题,战争问题……

放长远目光来看,人类这样子是不可能会持续下去的。


日本的正式社员,平均每年劳动时间是2030小时,非正式社员是1760小时。

尽管这样,经济成长也没能成功。

荷兰和德国的每年劳动时间是1300小时,社会产出并不比日本低,但人们的幸福指数却很高。

所以,更多地付出劳动就能活得幸福,是不成立的。


下渗模式的经济成长是妄想

25年前,日本经济发展战略提倡下渗模式(trickle-down economics)。

企业赚钱了,民众的薪水就会增长。

但,这25年来,没有发生下渗。

现状是,无论企业再如何赚钱,也只维持工人的薪水现状。

现在的世界经济体系,并不是下渗模式。已经成为过去式。

 

GDP和幸福没关系

肯尼迪总统,在50年前就说过。

“GDP的成长不一定和构建幸福社会有关系。”

政府总是高呼,GDP的增长数值。

日本社会,人均GDP虽然在成长,但生活满足度从1900年开始在持续下降。

 

那,又是为了什么增长GDP呢?

下渗经济模式相反的现象在进行

民众已经不再期待上层经济的发达,会渗透到自己的收入中。

贫富差距的加剧等种种问题的出现。

一般民众则选择另外的谋生手段,和生活工作方式。

作者举例,下渗经济模式相反的现象在进行。


【例1】劳动力竞争

发达国家,利用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

造成了发达国家失去劳动岗位,和发展中国家去竞争更低价的劳动力。

但企业在盈利。

 

【例2】资本主义的法则?

一般民众用血汗纳税,一旦经济策略失败,大企业则会得到税金补助和优惠。

这难道是资本主义的法则吗?

 

【例3】法人税

经营状况,以及保护政策等诸多原因。

日本有三分之二的法人是没有纳法人税的。

 

【例4】避税港

超富裕层和大企业,资金的海外流出运转,很容易逃税。

虽然不是违法,但违反道德。

在避税港隐藏的资金,是不用纳税的。

但那份不足的税金,就需要一般民众填补。

 

【例5】援助和ODA(政府援助开发)

援助贫困国家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

但,现状的有偿援助,政府使用纳税人的税金,去援助和开发被援助国并不需要的项目。

原始自己是日本民众的纳税金,有偿反馈是发展中国家民众的纳税金。

而受恩惠的是日本政府和大企业。

 

【例6】毁坏再重建

2003年伊拉克战争。

日本民众6成反对,但参与战争建设的99家大企业的经营者投票赞成。

最终日本还是参与到了伊拉克战争中去。

这些经营者私下说的是“不能杀人,不能浪费东西”。

而实质上做的事情就是在杀人,在毁坏东西。

 

【例7】构造调整的项目

现代人日常中,每天能够饮用廉价美味的咖啡。是为什么?

实际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银行和IMF(国际通货基金)。

在发展中国家设立企业,大量生产用于出口贸易金融兑换的农作物,

比如咖啡豆,可可,香蕉,菠萝等。

造成的结果,

当地小规模农家的农园受到冲击,被大企业收购,

变成低成本大量生产和消费链条中的一环。

这些小规模农家,也变成了企业的种植员工。

 

【例8】金融界和政界是“哥俩好”

日本社会,所谓的“民间议员”,并不是国民选举的议员,大多数是在金融界有影响力和威望的人。

金融界和政界是“哥俩好”。

一边使用民众的纳税金让民众生活得不幸福,一边又让大企业赚得更多。

 

【例9】核电站

2011年东日本大震灾,相继的福岛核电站事故。

各种各样相关核电站的问题浮出水面。

拿福井的“高速增殖原型炉”为例,

灾前每年的维护费用是200亿日元。

事故后,维护费用超过1兆日元。

现在所缴纳的生活电费,东京电力公司将它们全部投入到福井核电站的维护中去,不足的部分也将由纳税人的税金填补。

 

【例10】TPP

加盟国可享受税金优惠。

日本的粮食和食物,大部分依赖进口。

以经济成长和自由贸易为借口。

最终受惠的加盟国的大企业。而加盟国的民众的雇佣关系,劳动条件,报酬薪资等都在恶化。

加大了贫富差距。

 

企业繁荣,民众受苦

作者列举了10个例子,

说明下渗模式的经济策略,是不可能也是不合理的。

现在经济系统,只能自我伤害,自我劣化,摧毁自然,人类的未来将不久远

 

从金钱的流动看本质

拿钱办事儿,理所当然。

但是,还有这样的一些人:

办事儿但不拿钱。

你觉得哪一种人办的事儿是真心的。

像这样,从金钱的流动方式,可以看清世上大致上的事情的本质。

 

是谁更喜欢战争

经济成长至上主义,是所谓的市场原则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让市场决定一切,被认为是最合理的经济发展方式。

新自由主义,的“自由”是对企业而言的自由,而不是一般民众。

安培经济改革,是一场实验的壮大失败。

不仅没有促进经济成长,还加大了贫富差距。

2003年,日本向伊拉克战场派遣自卫队。

随后安培政权的上台,

让日本自从二战后所建立的国际信赖感被摧毁。

日本人也屡屡在海外受恐怖主义袭击。(后藤健二被公开斩首)

 

本章作者论点,如果只为了经济成长,最终会走向战争。

 

 

第七章

Re: Future

创作未来


驱动政治的,不是政治家。而是巨大企业和投资家。

在所商业领域中,只有战争商业是能够带来巨大经济成长的。

 

作者提供了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2016年3月的调查数据。

针对20到30岁的年轻人的调查。“想结婚”“想早点结婚”。

安培首相经济改革的3年前后比,

男性从67.1%降低至38.7%;

女性从82.2%降低至59.0%。

其最大的原因是“收入太低”。

 

另一份日本财团的调查。

4个人中有1个人,认真地考虑过自杀。

在过去的1年以内,被推测自杀未遂的人数是53万。

实际的自杀人数是2万4千人。

原因可能是,日本社会并没有建设健全的谈话社区,以来降低自杀率。

而自杀者大部分,也许并没有明确自己的立足本位。不想仅仅是消极地“活着”而已。

 

临死前,后悔的事情

在美国的一份面向高龄老人的问卷调查。

在临死前,你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吗?

大致的答案归结以下:

1.要是不那么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就好了。

2.应该活得更幸福些。

3.为了他人,能付出再多一些就好了。

4.不总是烦恼,就好了。

5.有更多陪家人的时间就好了。

6.能更加善待他人就好了。

7.不应该总活得那么心怀不安。

8.要是有更多的时间的话……

9.要是大胆地去冒险就好了。

10.多珍惜自己就好了。

 

有趣的是,以上主流回答。没有提及到想要更多金钱。

金钱被劳动和时间所换算掉了。

“后悔的事情”,往往是因为没有去做哪些“没钱也办得到的事情”。


人生必要的是勇气和想象力,以及一点儿钱。

“一点儿钱”就是前章所属的生活基础金额。

 

成熟的社会

是应该从“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中脱离出来。

适量的物品,享受富裕的生活。

 

优秀的经营者们考虑的事情

“为什么非要投资设备不可?为什么非要扩大业务不可?为什么非要超过前年比不可。”

反倒是考虑如何创造员工福利,如何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

 

日本年轻人物质欲望淡泊

三菱综合研究所的调查结果。

2011年到2015年,四年间,

日本年轻人对新的数码电子产品的感兴趣度降低了15%。

对时尚的感兴趣度降低了4%。

对化妆品的感兴趣度降低了3%。

反倒是对于食品,饮料,酒的感兴趣度上升了5%。

主要原因是和经济环境有关。

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只有和“食”(吃)相关的,才是活着的根源。

其余的都只不过是附属。

回到人类本性原点,“民以食为天”吧。

 

奉行断舍离,极简主义者们。

已经认识清楚了,通过物质文明,和物质文化,是不可能走向幸福的。

在美国,年轻人中有3成是属于千喜世代(Millennials)思考方式。

其特点是:

对于汽车和房子没有兴趣。

比起占有不如共有和分享。

喜欢非画一性。

重视健康。

喜欢贡献社会。等。

对于消费并不敢兴趣,感兴趣的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善交友,社区构建,

相比金钱和物质,更重视“关系性”。


成熟的社会,

应该是适量生产,适量消费,零废弃。


好好利用现存的社会资源

现在日本的空巢(没人住的房子)已达到820万户,占全日本户数总和的13.5%。

预测,30年后会超过40%。

即便这样,新的住房还是在不停建设中。

作者提倡,

回到地方和乡下,利用空巢,和荒田。

过半自给自足生活。

脱离经济增长至上主义的劳动方式,能够更少压力,生活得到满足和幸福。


“FEC自给圈”

F=Food(食物)

E=Energy(能源)

C=Care(福祉)

作者提出了一个“FEC自给圈”社区建设的想法。

地域性,劳动协作,自给自足社区的建设。

在社区中,花时间一起生活生产,人和人的“关系性”是有着没有办法用金钱来计算的价值。

一切的基础是,大家都有食物可以吃。

 

这个时代,已经到了脱离消费,回归田园的时代了。

 

最重要的是

BE HAPPY

 

 

 

-全书完结-

上一篇:《超时代生活(第五章)》

*本文章不属于翻译。
仅仅作为linlinxing的读书笔记和总结。来介绍新的读书内容和思考方式。 
希望将尚未翻译成中文的最新情报,分享给读者。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